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産經| 房産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精准扶亲?安徽一扶贫干部多亲属入贫 被指优亲厚友

2019年06月10日 09:51 來源:中國之聲 參與互動 

  安徽砀山一扶貧幹部多位親戚入貧被指優親厚友,精准扶貧還是精准扶親

  脱贫攻坚战已经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。对于各地政府来说,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都是一份对人民群众沉甸甸的责任。近日,有安徽的听众向中國之聲反映,在砀山县的一个村子里,村民进入贫困户名单,没有实质性的民主评议和公示,扶贫干部的多位亲戚都在贫困户名单中,精准扶贫,变成了“精准扶亲”。

  扶貧幹部親戚不符合貧困戶條件,卻都在貧困戶名單

  砀山縣官莊壩鎮龍潭村,李海良的妻子常年有病,基本沒有勞動能力。2016年,他被評定爲村裏的貧困戶。李海良說,在家庭條件沒有任何實質性改善的情況下,第二年,他就“脫了貧”:

  “人家脫貧有的還領了2000元,有的領3000的,我沒有領到錢,他沒有通知我,我去到大隊拿扶貧本去了,他說我脫貧了,光伏說是發電的,我又沒有這個能力搞發電,我又不懂,這個沒有什麽項目,隨便填的,沒有項目。”

  没有得到实质性帮扶、没有入户调查、没有民主评议,李海良说,他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脱了贫。向中國之聲反映情况的听众杨浩说,别说脱贫没有民主评议,在龙潭村,就连“入贫”也没有经过民主评议和公示。那么,在这个龙潭村,被纳入贫困户的都是些什么人呢?杨浩说:

  “現在扶貧在我村大量造假,不少是有樓房有車的人家,我們村真正符合貧困戶的,爲什麽評不上呢,因爲這些人都沒給他送禮物,沒錢給村幹部送禮。”

  在楊浩的指認下,記者在當地走訪發現,有個別貧困戶家庭條件的確不好,但也確實存在有被列入貧困戶名單的人員,居住在樓房裏,甚至個別貧困戶的家裏還經營著超市。據楊浩稱,這些貧困戶中,至少有四戶是村幹部楊風雷、扶貧幹部楊雪蓮的親戚家人:

  “比如我村楊勤旺家,家裏有三棟樓房,他家在我村算是比較富裕的人家,還有就是我村扶貧幹部楊雪蓮家,楊雪蓮是扶貧幹部,貧困戶就是她報,他自己的公爹是貧困戶,她的大媽是貧困戶,她的二大媽是貧困戶,楊風雷的親嬸嬸家裏有樓房,就是貧困戶。”

  龍潭村負責扶貧的村幹部張傳光承認,扶貧幹部楊雪蓮的家人不符合貧困戶條件,但至今仍然是貧困戶:

  張傳光:“楊雪蓮她是扶貧小組長,楊風雷是前任村幹部。”

  楊浩:“楊雪蓮的老公公曹廣建符合嗎?”

  張傳光:“是的,那他現在也是的。這,咋說呢,那當時比對程序沒出來已經評上了,唉,再揭這事也沒大意思了,明年2020年,就沒有啦。”

  村民表示:沒參加過民主評議,也未見張貼公告

  按照《砀山縣扶貧開發建檔立卡工作實施方案》的說法,砀山縣貧困戶認定的基本程序是,農戶申請,在廣泛征求群衆意見和村級組織充分討論的基礎上,各村召開村民代表大會進行民主評議,村委會和駐村工作隊核實後進行第一次公示,公示無異議的,報鄉鎮審核。鄉鎮審核確定全鎮貧困戶名單後,在各村第二次公示,公示無異議的,再報縣扶貧辦複審,複審結束後,在各村再公告。

  按說,如此嚴格的程序性要求,不應該出現楊浩所反映的情況。

  在龍潭村走訪調查期間,不少村民都明確表示,從來沒有就貧困戶的確定問題開過會,也沒見張貼過的公示和公告:

  “搭廁所,貧困戶搭這種廁所報銷,就是衛生廁所,旱廁改造。我就問開挖掘機挖廁所的,你給俺也挖一個,人家問,大娘,你是不是貧困戶。我說沒有。人家說那不能給你挖,你撈不著。就這麽知道誰家是貧困戶的。”

  沒有履行相應的程序,這樣的說法,甚至出現在多位貧困戶口中:

  李海良:“誰公布啊?!沒有公布過。”

  楊勤良:“這又不開會又不幹啥的,他村幹部想給誰就給誰。開過會,就是貧困戶可以當清潔工掃垃圾,安排怎麽幹活,其它會沒開過。貧困戶名單外面沒張貼過,就是每家貧困戶給了個扶貧責任牌,讓貼到貧困戶家裏。”

  村鎮幹部堅稱程序一應俱全,

  被逼問後改口:前兩年存在程序走過場情況

  不過,村鎮兩級幹部都堅定地說,這些程序一應俱全:

  龙潭村扶贫专干张传光:“这村里所有的啥事都公示,都公开。哪一批都有公示,包括所有村里打的纸样,都得上公示栏,他得贴到自然村,都有圖片,都留照嘞。”

  官莊壩鎮副鎮長張楊:“要是說沒有評選,那白紙黑字都寫著呢。老百姓參加,村民小組裏評議。公示肯定是公示了,有時你不一定能看到。”

  然而,按龍潭村扶貧幹部楊雪蓮的說法,民主評議也好,公示也罷,名義上都是做了的。她這樣回複村民楊浩的疑問。

  楊雪蓮:“貼公示了,都在大隊貼的公示。民主評議上面也寫著有。誰去誰就看。”

  楊浩:“召集老百姓了沒有?”

  楊雪蓮:“這時候上哪兒召集老百姓統一去開會的。”

  楊浩:“不說統一開會吧,起碼村裏老百姓得知道這個事兒啊。啥叫民主評議?不就是老百姓評議嘛。”

  楊雪蓮:“也是這樣的道理。”

  楊浩:“但是做了嗎?”

  楊雪蓮:“那這村裏的事情,做不做的……它做是做了,寫出來當然是有民主評議的。”

  民主評議、兩公示一公告,這些程序性的規定,是保證“識真貧、扶真貧、真扶貧”的第一道關口。如果這些程序都履行了,爲何還有不符合條件的人員被認定爲貧困戶呢?在一番追問之下,官莊壩鎮副鎮長張楊改口稱,前兩年的確存在相關程序走過場的情況:

  張楊:“現在評貧困戶不是哪些人或者哪些幹部說了算,都是經過村民小組評議的。”

  楊浩:“前兩年按程序辦了嗎?”

  張楊:“那前兩年那沒有。貧困縣,國家規定,貧困發生率必須高于多少一定數值,才能評選上貧困縣。原來14、15年都是隨便報上去的,14、15年你找吧,那幹部都是貧困戶。從16年“回頭看”,從那時候開始才嚴格起來的。”

  按照扶貧幹部楊雪蓮的說法,當年誰能算貧困戶,就是村幹部楊風雷說了算:

  楊雪蓮:“那時候他說讓誰進就進了,那時候以前早不知道他怎麽報的,俺在大隊裏也說他了,不該進的年輕的你怎麽都讓他們都進來了。”

  楊浩:“那時候咱莊上大量不符合的怎麽進的?”

  楊雪蓮:“具體的,靠關系。老百姓那以前人際關系不一樣。”

  龍潭村負責扶貧的村幹部張傳光也證實了這一點:

  “扶貧專幹他能報我這兒,我再報到咱這個鎮扶貧辦,這樣才能入系統。他報一戶咱了解一戶,他不來上報,咱咋了解?”

  官莊壩鎮副鎮長張楊,也不否認存在這種情況:

  張楊:“確實有些幹部公報私仇,和他有仇的他不給人家報貧困戶,這種情況有,但是,你不說不反映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今年,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。没有农村的小康,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,就没有全面小康。精准扶贫,就是要精准识别、精准帮扶,进而做到精准脱贫。在安徽砀山的龙潭村,怎么变成了一场讲远近、论亲仇、拉关系的“精准扶亲”?我们期待有关方面给出一个解释。

  央廣記者:李行健、肖源

【編輯:郭澤華】

>社會新聞精选:

社會新聞: 拍案驚奇 反腐倡廉 浮世繪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複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