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産經| 房産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花钱送“爱豆”上热搜 记者调查粉丝圈“抡博”行为

2019年06月12日 01:27 來源:新京報 參與互動 

  粉丝送“爱豆”上热搜 自动打榜6元包月

  記者調查粉絲圈“掄博”行爲,多款APP提供此類服務;律師表示數據造假涉違法違規,應予以禁止

  “阿法狗”APP內出售的微博粉絲。APP截圖

“超級應援”APP內自動打榜的價格。APP截圖

  日前,一款用于流量造假的APP被查封,该APP利用粉丝给“爱豆”刷流量的需求,疯狂牟利,半年内吸金800余万元。新京報记者调查发现,只要肯花钱,转发、点赞、評論,要刷多少有多少。数据流量背后已形成了产业链。

  针对粉丝购买相关服务,通过平台、商家等自动转发評論明星微博的行为,律师表示属于数据造假,违反相关规定。“APP相关行为涉嫌违反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二十九条规定,影响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,严重者涉嫌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。”

  新京報讯 6月10日,新京報独家报道,帮助蔡徐坤获得一亿微博转发量的幕后推手“星援”APP被查封。用户可通过该APP直接登录新浪微博账号,充钱开通会员后,便可以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下绑定多个微博小号,绑定后的大小号,可实现转发内容相同,转发数量翻倍。

  該APP利用粉絲給“愛豆”刷流量的需求,瘋狂牟利,半年內吸金800余萬元。目前,主犯蔡某某因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已被豐台檢察院批捕,另外三人警方仍在進一步工作。

  粉絲給“愛豆”刷流量的行爲,被圈裏人稱爲“掄博”。粉絲通過大量轉發愛豆的微博,增加其曝光率,進而使其進入熱搜榜,吸引更多關注。記者從多個社交平台了解到,除“星援”外,粉絲經常使用的應援APP還有“應援寶”、“阿法狗”、“愛豆”、“超級應援”、“魔飯生”等,都提供“掄博”服務。

  現象1

  粉丝质量不同 转发钱数不同

  由于在應用商店中無法找到“阿法狗”,只能通過專門頁面下載,記者通過網頁搜索聯系到賣家小範,每個下載鏈接20元。新用戶注冊,需要用老用戶的ID進行驗證。

  记者购买链接下载“阿法狗”,验证推荐人ID后绑定手机号登录,页面导航上按照平台名称分类,微博、微信、抖音、快手、小红书等平台都在其中。以微博为例,列表中详细分为粉丝、转发評論、赞、阅读等多个选项。点击“粉丝”选项会显示出售微博粉丝的价格列表。根据粉丝质量,每种价格也不尽相同:“初级粉0.00117元/个”、“精品老粉0.00260元/个”。在转发一项内,显示按照转发内容和形式,价格也从刷量转发“0.00117元/个”到达人转评“0.33800元/个”不等,相当于转发100次需要1毛到30元不等。此外,微博电影的“想看”数目,也可以通过“阿法狗”进行增长,“0.03120元/个”。

  現象2

  “超級應援”APP按月收費自動打榜

  记者下载“超级应援”APP,软件开机页面显示,APP提供自动打榜、明星动态提醒、粉丝应援等服务,“为爱豆助力”。APP首頁上有明星人气榜单、明星涨幅榜等板块。记者选定某明星为支持对象,点开明星个人页面,发现有“自动打榜”功能。

  點擊“自動打榜”後,APP跳轉至支付頁面。其自動打榜時效分爲:1個月5.99元、3個月14.97元、6個月23.94元、12個月35.88元不等。用戶可通過支付寶、微信等平台支付。

  自动打榜的相关规则显示,购买服务后,平台将自动为用户每天转发、評論明星最近30天发布的微博。此外,还将发布带有明星名字或昵称的微博,服务于次日生效。

  该公司一位客服人员称,他们是通过后台系统,自动转发、評論明星微博的。针对是否会因自动转发、評論而被微博方面判定为垃圾账号,该客服称,可以时常更换微博账号或文案,“这样稳妥一些。”

  現象3

  平台稱對“應援計劃”不負法律後果

  一款名为“魔饭生pro”的APP,宣称是“专业粉丝应援平台”,应用内提供多位娛樂明星的“应援计划”集资服务。

  記者看到名爲“李宏毅明星全球後援總會”的用戶發起了該明星21歲生日應援計劃。籌款目標金額爲21000元,已籌備1510.7元。點擊“我要支持”,則跳轉至提交訂單頁面,用戶可支付1元至1998元不等的價格來支持該項目。

  記者注意到,相關應援協議則稱,魔飯生作爲平台方,僅爲發起人與支持者之間的應援提供平台網絡空間、技術和支持等服務,並不是發起人或支持者其中的一方。“應援與魔飯生平台無關,使用魔飯生平台産生的法律後果,由發起人與支持者自行承擔。”協議還稱,已生成的訂單不能取消或退款,“如有特殊問題,由支持者自行與發起人溝通。”

  ■ 追访

  粉丝 每月做任务花费600元

  陳鑫(化名)是一名高二的學生。從2019年1月初加入了某粉絲群後,每天她都會登錄各大應援APP開始做任務,轉發微博、做超話互動、百度數說人氣榜等多個任務,她都會一一進行。從最開始每天只需轉發微博100次,到後來,同時進行多個任務,一些任務,需要她在應援APP上充值才能完成。每月爲她的“愛豆”做任務平均花費600元左右。

  陳鑫告訴記者,做任務數量大的粉絲有機會進行抽獎,獲得明星周邊紀念品甚至有和明星見面的機會。粉絲群裏的所有人都在做任務,每天還會有組長來統計任務量,不能完成的人,會被其他粉絲“鄙視”。如果有人持續一段時間沒有做任務,則會被踢出群。

  ■ 声音

  律师 数据造假涉违法违规

  针对粉丝购买相关服务,通过平台、商家等自动转发評論明星微博的行为,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,虽然这是粉丝自愿行为,但属数据造假,且违反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》《北京市微博客发展管理若干规定》关于实名制注册,不得以虚假身份办理入网手续,实施扰乱网络传播秩序的法律规定,应予以禁止。“APP相关行为涉嫌违反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二十九条规定,影响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,严重者涉嫌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。”

  近年來,一些“粉頭”借集資之名行詐騙之實,甚至攜巨款消失。對此韓骁說,有關部門應加強監管,成立專項行動小組,對“粉頭”新型違法犯罪行爲進行專項打擊,設立專門的投訴舉報通道,協同公安、網信等各監管部門出具關于打擊此類犯罪的專業意見,提高違法違規成本,加大懲戒力度。

  对于粉丝为偶像耗费时间金钱刷量、“抡博”的行为,中国政法大学教授、青少年犯罪与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皮艺军表示,学生每月耗费千元、为偶像刷量、“抡博”的举动,他觉得已超过正常限度。在皮艺军看来,青少年处在青春期,有对美好事物的渴求,而经媒介塑造,如今娛樂明星的形象往往是财富、容貌、风度的结合体,因此青少年对他们产生偶像崇拜并不意外。“但这种限度的追星行为是一种心理依赖的表现。”他说,粉丝通过此类行为,维系着与明星之间的联系,因此产生一种投射心理,认为自己与明星合为一体。“如果沉迷于这类行为中,可能会对他们的生活、工作和学习造成负面影响。”

  新京報记者 张静雅 潘闻博

【編輯:郭澤華】

>社會新聞精选:

社會新聞: 拍案驚奇 反腐倡廉 浮世繪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複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